拍卖场上八不信: 不信无才无德的专家

拍场如战场,烟雾弥漫,地雷遍布,随处陷阱,就为捞钱。本人自1992年参加北京第一场拍卖会后,至今奋战千场过手数千件。过五关斩六将多矣,走麦城丢盔卸甲也不少。至今明白两条真理:其一是“人造的东西人还可以再造”;其二是“赝品昨天有,今天有,明天更多,永远有”。

图片 1

拍卖场上拼搏近20年,经历无数,有喜有悲有教训。最近总结了“拍卖场上八不信”,与藏友共同研究,起抛砖引玉作用,劝勉大家少走麦城多斩将!

文徵明《深翠轩图》画伪字真。

第一,不信无才无德的专家。专家各有领域,领域内你是专家,领域外你是“砖”家!收藏圈里大家都知道,无才专家如耿某,胡批乱砍,笑话百出;无德专家如S某,给钱就说好,真画提了跋都没人敢要。其中一定要明白一个道理:什么都会看的专家,就是什么都不懂的专家!

古书画真伪如何鉴定?业内曾流传有比较受认可的古书画鉴定标准,即:作品面貌气韵、技艺水平要与作者风格相符;收藏题跋钤印、纸墨装裱要可信;有前人的著录记载。但在现实鉴定中,很少有这样的标准作品,鉴定者的着眼点不同,意见往往也很难一致。

第二,不信跳行隔门的画家。画家因为地域、门派、师承的关系,对书画鉴定有很多固有的偏见。对他们的意见要分析区别来看。当然,很多画家又是某些方面的鉴定家,如徐邦达,谢稚柳,启功等,但各有所长,你要让徐邦达看齐白石就难为他老人家了。

说起鉴定风波,很多人第一反应就想到了《功甫帖》。2013年9月,收藏家刘益谦花了822.9万美元(约合5037万元人民币)在纽约苏富比拍下了苏轼所写的《功甫帖》。但同一件书法作品,却有两派都称得上权威的专家得出大相径庭的结论,堪称业内年度大戏。

第三,不信见钱眼开的家属。有些家属为了蝇头小利,盲目鉴定,认贼作“父”,认贼作“夫”,轮为不良商人的托!合影照片更要注意哈,现代手段很厉害。还有,一边算着八卦一边搞鉴定的那位,就更好笑了。

古书画鉴定为何争议不断,藏家该如何应对?

第四,不信欺师背祖的徒弟。徒弟仿师傅自然最像,徒弟看师傅自然最准。可其心不正,语自不可信。

真伪纷争接连不断

第五,不信乱编出处。故事讲的好,全为骗钞票!

专家鉴定常有分歧

第六,不信单一出版。有的就给你印一本哈!

《功甫帖》在展出之际,上海博物馆书画研究部的三名研究员钟银兰、单国霖、凌利中经鉴定考证认为《功甫帖》是双钩填廓的晚清伪本。而刘益谦则表示,《功甫帖》流传有序,且曾经过泰斗级书画鉴定家张葱玉、徐邦达鉴定,应为苏轼真迹。

第七,不信老旧装裱。小心《开棺换尸》哈!

两方意见不同,到底该信谁?其实这样的困惑就连著名收藏家马未都也曾遇到。他在提起自己的收藏经历时谈到,当初也有机会收藏古书画作品,但面对同一件作品时,同级别的权威专家,有的说是真迹,有的说是伪作,意见相左。古书画鉴定难度之大,让他没有介入书画门类的收藏。

第八,不信精美的镜框。小心是印刷品哈!要用手摸一摸,照一照!

对于流传至今的古代书画而言,真伪是绕不过去的学术问题,权威专家鉴定意见不同,这类事情在古书画的鉴定中并不少见。1995年,在杭州的一次拍卖会上,张大千的画作《仿石溪山水图》被鉴定家谢稚柳认为是真迹,而同为知名鉴定家的徐邦达则指其为伪作。1997年,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董事唐骝千出巨资购得的《溪岸图》更是引发了中西双方专家对于其真伪的争议。

有一条最重要,本不想说,怕惹太多人不高兴。友人提示《三大纪律》最重要,就是注意:“不要向卖瓜的人问瓜甜瓜苦”。哈哈,常理也!

2010年6月,在北京保利5周年春拍会上以3.9亿元落槌的《砥柱铭》卷,被《海峡都市报》和《人民日报》主办的《文史参考》先后发表文章质疑其是明末后赝品,而台湾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傅申则肯定是黄庭坚真迹。

上有天下有地,中间还得靠自己,弘一法师说得最好,观天地生物气象,学圣贤克己功夫。做好学问,拍卖场上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临摹造假古已有之

现代鉴定技术为难

值得注意的是,针对古代书画的造假早已不是现代人的专利。中国书画作品,原本讲究临摹古人,因此书画真伪之辨,古已有之。

早在古代,造假者就比比皆是,且技艺高超。在这些造假者中,有些并不具有功利性目的,纯粹是为了向名家致敬;而有的则是为了追逐利益,挖空心思进行书画伪造和改造,花样层出不穷,并最终形成了极具规模的造假手工作坊,牟取暴利。

唐代张怀瑾《书断》中有买王得羊的记述,指想买王献之的字,却得到了羊欣的字。到了明代,社会经济日趋发达,书画成为商品,作伪情况远超前代,古今名家赝品泛滥,这种风气一直持续到现在。

据广东省集藏投资协会书画专业委员会主任张智介绍,古书画作伪的手法,除了常见的依照名家某些突出的手笔特点直接仿造外,一些改款、拼接、代笔的情况,一定程度上增加了书画鉴定的难度。

比如,故宫博物院藏有一幅明代山水画《阔渚晴峰图》,原为明代宣德时期宫廷画家师法北宋画家郭熙纸作,为后人挖去原款,改添上郭熙的伪款;另有一件署名为文徵明的画作《深翠轩图》,书画原非一物,经后人搭配,画伪字真。

历代有名的书画家,如文徵明、董其昌等,因出于应酬,也会请人代作书画作品,而亲自题写名款,这样的代笔者本身书画水平高,后世很难一一辨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