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默诙谐的凌徽涛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

图片 1

我从1988年开始认识凌徽涛。那时我在同年第五期的《美术》杂志上发表了凌徽涛潜意识和理性绘画的文章。我对他在自已的绘画创作中如何运用理性因素的分析很感兴趣。我也注意到了他的作品《墙那边在讨论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是怎样把理性绘画的原理运用到具体创作中去的。在这件作品中,凌徽涛把孩提时代所经历的祖父辈和同伴们有关鸡和蛋孰先孰后的争论以及梦境中的村民争论都依托到现实中他所看到的一个算命盲人的情境之中。直观地看,这件作品很有荒诞意味,原因就是他把现实的图像和超现实的联想结合在一起,从而造成一个在故事叙事上不合理,但是在象征意义上又合理的画面场景。同期《美术》上,我还发表了他的另一件作品,油画三联画《理发已经一个小时了》。这幅画较之《墙那边在讨论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更为荒诞。画家把不同时代和不同身份阶层的人都放到了安徽民居老街的背景中。围绕着理发的场景,古装人物、战士、医生、农民、文人都重复着一样的类似祈祷的动作。这种把历史、民俗和生活现实的一角强行绑在一起的方法和风格,很象1990年代初才开始流行的玩世现实主义,不同的是凌徽涛的荒诞是沉重的、黑色幽默式的,丝毫没有轻松调侃的意味,反而有一定的批判性。
在80年代,凌徽涛不仅是一个活跃的新潮艺术家,他还是一个实干的活动家。1988年在当时的合肥画院院长裴家同先生的大力支持下,凌徽涛多次到北京和南京和我接洽,以主办单位的名义邀请我出面组织同年在屯溪召开的1989中国现代艺术研讨会。期间,凌徽涛作了大量的会务工作。之后,在1989年的中国现代艺术展开幕期间,凌徽涛又协且我做了很多难以历数的细微具体的展务工作。他的敬业精神和友情多年来一直深深地印在我的心里。高名潞1989中国现代艺术展筹委会负责人美国彼兹堡大学艺术史系教授、博士

从北京今冬拍卖场上刚传来一个消息:合肥市书画院院长凌徽涛的作品——《墙那边在讨论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在北京翰海拍卖有限公司拍卖,其成交价高达268.8万元,创下安徽省美术界油画拍卖的最高纪录。

这幅作品是凌徽涛在1985年创作的先锋派作品:一个荒诞大戏,演绎出历史的经验和梦境的结合。

这已不是凌徽涛第一次创下拍卖纪录了,早在2007年5月31日,他的另一幅作品《理发已经一个小时了……》在北京保利国际拍卖公司“2007春季现当代中国艺术夜场”拍卖会上,一举拍得176万元,创下当年安徽美术界的最高纪录,至今无人超越。而今年,纪录被他自己打破了。

这个结果是凌徽涛没有想到的,从朋友的电话中得知消息时到确认事实后,他一直内心平静。因为,在他的心目中,画家的艺术作品能够进入市场,并且被社会认可,当然是件好事,但是钱并不是最重要的:“更激励我应该创作出几件能载入史册的作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