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酷吏尹赏:活埋流氓团伙 外来盗贼闻风丧胆

酷吏等同于皇帝的打手,作为一个打手,首先会做的就是能领会皇帝的意图,指哪打哪,揣着明白装糊涂。当然最重要的就是敢打,身为一个打手,前怕狼后怕虎的,象什么样子?作为一个没有后台的小人物,尹赏就是靠能打,敢打才跻身酷吏一族的。

第三步,召集他能号召的长安城内大小官员,准备几百辆马车,分头抓捕,一时之间,鸡飞狗跳。抓捕工作完毕,一一排开,每十个放一个走,剩下的这些人再排好,由尹县令一一辨别。他那是照妖镜:危害社会的,关,熟悉的故人子弟,放,家风良好一时糊涂的,放;认罪态度很好的,放。当然,放也是有条件的,那就是要要对坏人坏事进行检举揭发,争取立功自赎。没被放走的就全部投入虎穴之中,一穴百人左右,放好了,再把大石头盖上,由专人看守。几天后,专人把他们埋在郊外,各插木桩,写上姓名,百日后,家属才可以领回去。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从此,长安城里活跃的到处都是那些争取立功的人,因为熟知盗贼路子的,他们抓起贼来轻车熟路。尹县令这一手黑吃黑,真是绝了。几个月后,长安城平静地很,别说外地来京的盗贼纷纷回到原籍,就连长安本土的狗都不敢乱叫了。

尹赏接任时也明白肩上的责任,对于他来说,这既是挑战,也是机遇。为保任务圆满完成,他请求了一项特权,那就是可以便宜行事,先斩后奏。

熟知律法的人都知道,尹大人这么做是不合法的。且不说这里面有多少无辜,就算他们真的是十恶不赦的坏蛋,不还有律法整治他们吗?他凭什么自作主张,直接把他们给埋了呢?他这样就不怕遭报应吗?的确,尹县令是违法的,但是鉴于长安从此风化清明,谁都没有把他当作犯人,反而更多的是感激。

图片 1

从此,长安城中妖风大作,盗贼刁民如雨后春笋般涌现。至于街巷里那些流氓团体更是敢肆无忌惮地杀害单个出动的官吏。当然,为了拓宽财路,他们也接官员们的生意,专门替他们报仇。这些团伙制定了三种弹丸。红黑白三种,由团体内的人自抽。红色杀武将,黑色杀文官,白色则代表收同伙尸体……

平心而论,死在尹赏手上的无辜固然有,但是更多的恐怕还是不法之徒,所谓瑕不掩瑜,这个酷吏还是值得肯定的一位。

不过,让他感觉很“欣慰”的是,他一卸任,盗贼就蜂起,朝廷不得不又请他出山,担任右辅都尉,后任执金吾,三辅官民,对这位大人,人人畏惧。

后来,尹赏担任江夏太守,因为捕杀江洋大盗过多,加上有人说他滥杀官吏百姓,被弹劾以“残贼”之罪免官。这里面是什么原因,想想也是能明白的。长安那是什么地方?尹大人自然知道这里面的水深,只是他没办法,谁让他的确是下手极狠呢?

皇帝住在宫里,自然不用担心,他只要他的飞燕合德就够了。可百官们不行啊,他们得自保啊。为此,一定要找个不怕死的人来。这下子,出了凶名的尹赏就被提为长安代县令。

尹赏没什么背景,他最初就是巨鹿郡里一个小小的官员,虽然官小,但是他很清廉,没有那些爱贪小便宜的毛病。尹赏也有着常人少有的聪明,眼光老到,所以干了几年后,就被上司发现,升为楼烦县长。

图片 2

如果说在小地方甩开膀子干是想引起上司注意的话,那么到了京城当官,就必须格外小心,谁知道哪天抓的一个小毛贼就牵扯到了大人物?不过尹赏的强势性格没有因为地域不同而改变,他一如既往的强硬,也许正因为如此,他得到了薛宣的青睐。

他上任第一件事情,不是去抓贼,而是先修一座高大上的监狱。新监狱从外看和其他监狱没什么不同,但是内部却很有名堂。原来新监狱内里是许多深几丈的大洞,而那挖起来的泥巴就全部垒成了土墙,上面盖一块超级大石头,牢牢关起来,尹县令给它命名为“虎穴”,其实就算是虎狼在下,也没办法逃出生天。

最好的酷吏:活埋京城流氓团伙,外来盗贼闻风丧胆

汉成帝执政风格偏于柔弱,外戚因此也格外的强势。外戚一强悍,和他们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官员们,游侠们也都十分嚣张。当时有两股黑道势力,一是红阳长仲兄弟,他手底下的亡命之徒不可计数,而北方的大豪客浩商也因与义渠县长结怨,某个夜黑风高的夜晚,把县长和他的老婆孩子一共六人全部灭杀,杀完人,竟然还敢明目张胆地出现在长安城。

监狱建好了,尹县令开始了第二步撒网行动。他派户曹,属吏,乡吏,亭长甚至包括里正,父老,伍人这样基层的小领导,全部进行举报。轻薄少年,恶劣子弟,还有商贩工匠,包括身着危险服装,手拿刀箭的人,都统一登记,力争一个不漏。一两天后,全员到齐开会,汇总得几百人。

天子脚下,朗朗乾坤,竟然敢诛朝廷命官满门!这是何等的凶残,就算与死者毫无交情,包括丞相在内的各级官员也都感受到了森森寒意,为官多年,谁的屁股是那么干净的?谁的手上会没有那么一两个屈死的冤魂?就算完全没有,也难保自己的政敌找个机会把自己给灭了。所以,丞相御史等人纷纷祭大招,抓捕贼党。就算是出动了国家力量,也是等了很久,才真正抓获聊聊数人。

楼烦民风彪悍,尹赏这个县长当得不轻松。不过他凭着出色的个人能力,当得也是有惊无险。后来,地方上举荐秀才,他得到了这个,很自然的,经过一番运作后,他成了粟邑县令。看起来只升了那么半级,但是事实上粟邑是京畿重地,属于左冯翊管辖的京城三辅之一,地位已经不容小视了。

长安城路上死尸挡道,路人不敢单独行动,长安城里的风都带着血腥味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